婚迷不醒

  電視劇《昏迷不醒》講述了原本生活幸福的丁紹峰在一次偶然的相救后與孟小凡相識。孟小凡講述了自己為給弟弟治病不得不忍受酒店老板蕭山死纏爛打的無奈經歷,丁紹峰對其產生同情,并不斷幫助。頻繁的接觸使二人漸漸產生了感情。可這段昏迷不醒劇情介紹 昏迷不醒分集介紹不該發生的婚外情卻給他們身邊的人帶來了痛苦。丁紹峰的妻子安露對此從最初的嫉恨到寬容,神秘醫生文書祺四處制造的事端,三人焦頭爛額的處理著自己的生活。最終,每個人通過審視和反省自己對待感情、家庭以及責任的態度,明白了愛的真正含義。

 
演員:吳秀波 飾 丁邵峰、陸玲 飾 安露、趙毅 飾 嚴寒、王丹 飾 孟小凡、安澤豪 飾 寒冬

  第一集

  在一個陰冷漆黑的夜晚,急匆匆四處趕場的歌手孟小凡在途中突然遭遇二個歹徒搶劫,驚慌危難中她掙脫了歹徒,瘋狂地跑進工作過的酒吧里,驚魂末定的孟小凡卻又遭遇神經病畫家老板寒冬的再次求婚騷擾。 寒冬用自殘的行為逼迫小凡, 看著他脖子上血淋淋的傷痕,被驚嚇的孟小凡奪路逃跑, 驚慌失措的她被一輛飛快汽車撞倒, 車主丁邵峰下車攙扶她時, 大吃一驚──眼前的這個女孩與自己的初戀女友“秋伊寧”長得一模一樣,丁邵峰沒等回過神來,他就被緊追而來瘋子一樣的寒冬扎傷。

  孟小凡把扎傷的丁邵峰送往醫院之后趁亂逃離病房,回家后發現患重病的弟弟(重癥肌無力)倒在地上。

  接手調查此案的警察安君,發現受害人正是自己的“姐夫”,他的姐姐正是醫院神經內科醫生的“安露”,得知丈夫受害,匆忙趕到醫院,好在丁邵峰已經脫離危險。幾周后,丁邵峰傷愈出院了。

  由他主持的電臺婚姻節目《心路》引起社會熱烈反響。在接受電視臺專訪時,丁邵峰發現在旁邊伴奏的人正是那他救護的女孩…孟小凡。丁邵峰希望女孩和他一起到派出所報案,推脫不掉,小凡上了車,這一切被尾隨其后的寒冬看在眼里。在派出所門口,小凡向丁邵峰講了他被扎傷事件的來龍去脈,說不想再節外生枝,丁邵峰非常同情孟小凡的遭遇,他們倆這一次的相遇讓兩人的命運從此糾結在一起。

[page]

  第二集

  丁邵峰被孟小凡的遭遇和真情所動,最終決定不報案。 極端變態的寒冬怒怨難消,他瘋狂地把丁邵峰的形象和車牌號畫在了畫布上。孟小凡為了表達對丁邵峰的歉意,特地到丁工作的地方,想負擔一部分丁邵峰此次住院的醫藥費。丁邵峰沒有接受,說如果一定要表達歉意的話舊請吃飯一頓飯,這一頓飯讓兩人彼此都給對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一直想離開寒冬酒吧的孟小凡又回到酒吧,想取回父親臨終前留下的一把古典吉他,卻意外地發現這兩年來神經質老板寒冬一直在暗中偷窺、監視著自己,畫了許多非常丑陋變態畫像,拿著琴出現的寒冬再次像瘋子一樣歇斯底里式的表白讓孟小凡驚慌的逃出酒吧。

  驚慌失措的孟小凡向丁邵峰求救。此時因為女兒發燒,原本要去醫院的丁邵峰第一次向妻子撒謊,匆匆忙忙掉轉車頭,再次救了孟小凡。受到驚嚇的孟小凡不敢回家,丁邵峰無奈將她帶到了自己與前女友的“初戀小屋”。看著眼前的孟小凡,丁邵峰恍惚間又看見了再現“秋伊寧”。

  丁邵峰和孟小凡萬萬沒有想到就在他們離去的時候,追趕而來的寒冬卻在此時遭遇車禍,意外身亡。他們誰也不知道寒冬的死也是他們兩人悲劇開始。

[page]

  第三集

  孟小凡的弟弟孟馳一直視寒冬為“哥哥”,他的死,讓孟馳這個內心孤獨的人深受打擊,他舊病復發住進醫院,巧的是他的主治醫生正是丁邵峰的老婆——安露。

  孟馳高額的住院費成為孟小凡最大的心病,好心善良的醫生安露看著這對父母早逝,相依為命的姐弟心生憐憫。心力憔悴的孟小凡生病發燒,恰巧丁邵峰打來電話,他將神志不清的孟小凡送到社區診所,貼身守候了一夜。第二天丁邵峰將孟小凡送到初戀小屋,繼續細心照顧這個無助的女孩。痊愈后的孟小凡,對這位救了自己兩次的“丁老師”產生了另一種情愫。丁邵峰也對這個長得和初戀女友一模一樣的女孩…孟小凡,產生了微妙異常的感情,因為她的出現讓這個中年男人仿佛又回到了那個激情似火、百轉千回的時代。

  就在人們都沉寂在夢幻里的時候,寒冬的酒吧密室里出現了一個神秘人──這個人是離開寒冬多年的弟弟,他通過密室里的畫,認定哥哥是被丁邵峰與孟小凡害死的。

[page]

  第四集

  這個神秘人與流氓好友鐵宏密謀尋求機會復仇。

  丁邵峰與孟小凡被命纖糾結在一起,在一個深夜丁邵峰和孟小凡兩人終于在情感與理智中失控發生了關系。倆人的感情日益升溫,在激情似火中昏迷不醒,孟小凡從此也就住在了“初戀小屋”里。

  安露的科室來了一位叫“嚴寒”的新同事—一個舉止怪異的海歸博士,他似乎對孟馳姐弟很感興趣,對他們的情況也是了如指掌。

  因為女兒丁艼患有自閉癥,安露一直希望通過學習音樂幫助女兒,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老師,為此丁邵峰和安露這對夫妻再次產生分歧。

  孟小凡為了交住院費,小凡四處奔波找工作,安露被她對弟弟的感情深深地感動,在盡心救治孟馳的同時,也一直幫小凡延期繳費時間,可孟馳并不理解姐姐的難處。

  丁邵峰對孟小凡拒絕神經質寒冬的求婚,到他意外被撞死,一直心有芥蒂,無法釋懷。

  流氓鐵宏冒充病人來醫院看病,巧言認識了醫生安露,他虛情假意的向她透露自己的酒吧缺少一個小樂隊急需找人,于是巧妙地通過安露把孟小凡介紹到他的西餐廳,小凡在鐵宏那里順利地找到了新工作,一切生活看似又恢復了正常。

[page]

  第五集

  丁邵峰一家三口來為了慶祝丁邵峰要出新書到鐵宏開的餐廳吃飯。好心卻不知情的安露向孟小凡介紹自己的老公—丁邵峰,當他們彼此看到對方時,兩人大為震驚。丁艼卻非常喜歡這個美麗多才多藝的…“小凡阿姨”。

  善良好心的安露執意要請小凡當丁艼的音樂家教。這個決定讓丁邵峰坐立不安。

  同樣惶恐不安的小凡在得知──安露讓丁艼學音樂是為了治“自閉癥”的苦衷后,無奈的答應了安露的請求,他們倆面對現實,丁邵峰陷入兩難境地,他擔心這樣自己無法面對家人,無法面對這兩個女人,從此天天痛苦地帶著虛偽的面具。

  而小凡表明自己從沒打算給他的生活帶來任何麻煩,她只是想幫助安露讓女兒丁艼走出自閉癥的困境,再有就是能多一些時間和他在一起,因為她實在太愛他了。丁邵峰被孟小凡說的無言以對,深深感覺到危機四伏。

  熱情善良的安露對小凡這個美麗音樂家教非常滿意,同事嚴寒則在一旁旁敲側擊地提醒她現在的社會太迷亂了,誘惑太多了,要當自己的老公…丁邵峰。

[page]

  第六集

  丁邵峰從安露那里意外得知孟馳住院費的事情,他為了幫助孟小凡,以出書買書號為借口,將原本交給安露的兩萬元錢又要了回來,轉送給小凡。可裝錢的信封上留有安露的筆跡,不知情的小凡交完錢后,將信封隨手扔在了一邊,不想被另一只手將信封撿了起來……

  安露在孟馳的枕頭邊發現了那個裝錢的信封, 回想起丁邵峰要錢和小凡交住院費的事情,安露對這兩個人的關系產生了懷疑。回到家里,看到小凡正在教丁艼學琴,一種異樣的危機感覺涌上安露的心頭。

  晚上,安露查看丈夫的手機,旁敲側隱的試探著問丁邵峰對孟小凡的看法,并意外地提出把單身的弟弟…安君介紹給孟小凡…,內心復雜的丁邵峰支支吾吾的搪塞了過去,丈夫的質疑讓妻子安霞開始疑惑了。

[page]

  第七集

  剛剛才做完《心路》節目的丁邵峰,給妻子安露打電話,說要和同事在喜悅餐廳過生日,今晚不回家吃飯了,這讓安露半信半疑時,正巧見到孟小凡也有約會….

  是巧合還是有其它什么…安露就借著與嚴寒吃飯的機會來到喜悅餐廳,看見丁邵峰果真是和同事在一起,嚴寒見狀知趣的提前離開。

  晚上回家的路上,丁邵峰試探說安露這么做一是不相信自己,二是不想和嚴寒一起吃飯又不好拒絕。安露則以一句“老公我愛你”作為最后的回應。

  而在“初戀小屋”的孟小凡,給丁邵峰發了一晚上思念的信息,都沒有等到丁邵峰的任何回信。

  丁邵峰內心里深感恐懼,他開始有意無意的不接小凡的電話,也不回她的信息,這讓單純的孟小凡又傷感又無奈。

  安露急于想撮合孟小凡與弟弟安君,又突然鬼使神差地安排他們四人一起聚餐見面…,事先一無所知的丁邵峰看到小凡后大吃一驚,以前曾與小凡有過一面之緣的安君,則對這個女孩還很有好感,弟弟安君是認真的、姐姐更是認真的。

[page]

  第八集

  丁邵峰在女兒丁艼生日的那天晚上,他收到一個神秘奇怪短信說趕緊到玫瑰西餐廳,不然會后悔。丁邵峰急匆匆趕到酒吧,卻趕上兩個流氓上臺滋事騷擾孟小凡,丁邵峰為了救小凡與幾個流氓大打出手,這一幕正巧被來找小凡的安君看在眼里。

  第二天,丁邵峰這場英雄救美事件,很快就出現在娛樂報紙的頭條,更有一張孟小凡在他懷里的照片登在醒目位置。這讓丁邵峰深陷尷尬境地。安君約丁邵峰喝酒,并詢問事件緣由,他將神秘短信拿給安君看,解釋打架事件是個圈套,還向他透露自己想和小凡進一步發展的想法。丁回到家告訴安露事情的原由,安露囑咐說你已經是個名人,要注意安全。電臺主任也因此事提醒他別惹麻煩。

  丁邵峰為此約小凡見面,帶著一中年男人的“醋意”勸她要和安君說“清楚”。傍晚,孟小凡內心復雜地第一次在丁邵峰主持《心路》節目時打進了電話,通過電波,兩人欲言又止的進行了一番情感交流,而另一邊,一個在密室里,神秘人也在聽《心路》節目。

[page]

  第九集

  一大早,安君主動來接下夜班的安露回家。路上,安君提醒姐姐多關心關心姐夫,并吐露自己喜歡孟小凡,安露十分高興,鼓勵弟弟加油。晚上,安露向丈夫提及此事,丁邵峰心里酸溜溜,嘴上卻冷靜的回應。

  不知何因醫院以工作需要為由,安露被醫院臨時委派到院里負責專項研究基金的工作,孟馳的主治醫生順理成章的換成了…嚴寒。

  嚴寒向小凡透露,孟馳的病情有反復,需要更長期的住院治療,短期內是不可能出院了。這讓小凡憂心忡忡,她不明白小馳為什么住院這么久剛有好轉,就又有反復呢。孟馳卻和嚴寒很談得來,總覺得這個讓人琢磨不透的嚴寒醫生很像已經死去的“畫家哥哥寒冬”。

  安君看到了寒冬的個人資料,種種疑問也涌上安君的心頭。他打電話約小凡吃飯,卻被小凡以要上班為借口謝絕了。

[page]

  第十集

  孟小凡再次通過《心路》節目里打進電話,真誠地向丁邵峰傾訴自己心聲,可他的一句“在錯誤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是一聲嘆息”,讓小凡傷心不已。

  丁邵峰做完節目來到初戀小屋,看著趴在自己懷里睡著的小凡,他再次想起了“秋伊寧”。小凡過生日,丁邵峰如約而來,還帶來一條項鏈作為生日禮物,讓他意想不到的是,小凡也回送了他一個禮物──她把自己打扮成“秋伊寧”的樣子!丁邵峰驚呆了!原來小凡在打掃房間的時候,發現了秋伊寧的照片和一本丁邵峰寫給她的書。陰陽兩界的情火讓孟小凡如夢初醒,小凡問丁邵峰“你分的清這段時間和你在一起的人,是我,還是她嗎?”兩人終于在情感和理智之中清醒,這一場美夢也終于破碎了,驚醒的丁邵峰奪門而出。

  打破美夢的丁邵峰昏昏沉沉的回到家,無意間,安露在他的衣兜里發現了那個生日禮物“項鏈”的發票。于是,各懷心事的兩個人都是一夜未眠。

  第二天,安露從孟馳口中知道小凡過生日。晚上,丁邵峰回家吃飯,借教育丁艼不撒謊的機會,早有準備的安露刻意用話點撥她的丈夫“出軌”后果。

[page]

  第十一集

  丁邵峰他們三個當事人都為情感困惑時,孟小凡的孟馳的血液檢測顯示,他體內的細菌含量一直超標,對此,嚴寒并不奇怪,他打電話提醒小凡住院費又不夠了。在小凡為此發愁之際,鐵宏主動借給了她五萬元錢,說是提前支付的工資,這讓小凡感動不已。

  安露突然提出,讓小凡每周多來幾次教丁艼學琴,丁邵峰深感不安,因為安露對太她太信任了。周末,在小凡來上課時,她的新項鏈引起安露的注意。

  根據發票,心神恍惚的安露找到商場,發現發票上標明的項鏈正是小凡帶著的那一款,讓這個美麗善良的妻子無比悲傷,內心受到嚴重打擊。

  但是她還是忍住了傷痛,晚上,還是借吃飯的機會,安露與小凡傾心長談,暗中提醒她去尋找真正屬于她自己的幸福,而同時,丁邵峰卻在屋外內心復雜地遲遲沒有進門,直到看見小凡從家里出來,才敢進家門。

  第二天,丁邵峰還是來見孟小凡,向她真誠地講述了自己十年前與初戀女友秋伊寧的故事,并表明,雖然秋伊寧已經去世“十年”了,但自己永遠忘不了她,因為他一時的錯讓他遺憾終生… 買下這間小屋就是為了紀念她成為永遠記憶。

  看著聲淚俱下的丁邵峰,小凡百感交集,他們倆情感看似平靜,當孟小凡把他們倆的親密照片寄給丁邵峰時,丁邵峰則心痛地把照片全都一片一片撕碎扔進了…垃圾桶。

[page]

  第十二集

  善良的安露雖然察覺出丁邵峰與小凡的關系不一般,但為了這個家,她沒有挑明事實而是獨自承受這一切。同樣,為了這個家,丁邵峰從情亂中清醒,決心與小凡分手,并將那套房子的產權證,鑰匙和幾萬元錢留給小凡。小凡傷痛不已,搬出了這“情亂”小屋,臨走前往事卻歷歷在目。

  因為小凡的關系,丁艼的自閉癥有了明顯好轉,安母執意熱情約請小凡來家吃飯,表示謝意。于是,分手后的丁邵峰與小凡再次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席間,安露熱心向老人提起小凡和安君的事情,一頓飯四個人吃得各揣心事。飯后,安君送小凡回家。路上兩人聊天,安君看似隨意的每一句話都含有深意。這次,安君主動向孟小凡坦誠心意,小凡未置可否。

  讓安露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孟小凡就向安露提出不能再教丁艼了,這讓安露深感疑慮。

  嚴寒假裝無意說走了嘴,將孟小凡和丁邵峰之間的關系告訴了小凡的弟弟——孟馳,不僅詭異地“幫忙”分析,還悲憤異常的告訴孟馳說寒冬是被姐姐和丁邵峰的“奸情”害死的,體弱病痛的孟馳身受打擊,憤恨不已。

[page]

  第十三集

  孟小凡突然接到了從安露醫院打來的電話,讓她幫忙去接丁艼。趕到幼兒園,小凡發現丁艼正在發燒又無人照看,情急之下她把丁艼接回了自己的住處。

  同一時間,安露和丁邵峰收到勒索信,向他們倆索要五十萬青春損失費,丁邵峰預感這與小凡直接有關,急匆匆趕到小凡的住處果然看見丁艼,丁邵峰向孟小凡大發雷霆,滿腹委屈的孟小凡說雖然兩人又關系,凡是不會對丁艼怎樣的。正巧被隨后趕來的安露聽見,傷痛絕望的安露抱走了丁艼,孟小凡也被趕到的警察“以涉嫌綁架”帶走,這次的事件讓他們每一個人開始不安,彷彿他們的命運被人操控著。安君感覺此事另有蹊蹺,讓護士李佳煜幫忙秘密查找線索。

  心懷鬼胎的嚴寒在第一時間把小凡被捕的事情告訴了孟馳,并把所有責任都推給了丁邵峰,新仇舊恨讓孟馳怒火中燒,危險向丁邵峰慢慢襲來。

[page]

  第十四集

  忍住病痛的孟馳私自逃離了醫院,復仇心切的他在派出所外面找到了丁邵峰, 手持鋒利尖刀向丁邵峰刺來, 瘋子一樣要與丁邵峰拼命。正巧被剛剛出來的小凡看到,小凡上前阻攔, 卻被孟馳的刀劃傷了手心。

  被送回醫院的孟馳對姐姐大發脾氣,發瘋的哭喊著要殺了丁邵峰,為寒冬為姐姐報仇。面對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小凡倍內心深感痛苦,她把丁邵峰留下的房產證,鑰匙交給了安露。

  對這段故事并不知情的安露,因此發現了這十年前的“秋伊寧”和丁邵峰的“過去”。 她能原諒孟小凡的事情,卻無法釋懷丁邵峰把心中的那塊位置,永遠留給另一個女人,這一些徹徹底底把他們倆多年的愛、多年的美夢瞬間給砸碎了。

  深受傷害的安露,最終向丁邵峰提出了離婚,丁邵峰無奈與安露分居,無奈搬出了家。

  在醫院照看丁丁的安母從嚴寒口中得知丁邵峰與小凡的事情,老人當著眾人的面指責撕打了孟小凡,滿腹委屈的小凡只能默默流淚。嚴寒與鐵宏則開始了又一個復仇計劃。

[page]

  第十五集

  孟小凡為了弟弟,照例去鐵宏的西餐廳工作,鐵宏突然說自己投資失敗,資金緊張,讓孟小凡把先前拿去的五萬元錢還回來。“錢”孟小凡早就交了住院費,她根本還不上這筆錢,鐵宏發難不干了,欲強暴小凡,危急時刻,警察安君及時趕到,救下了孟小凡。 鐵宏一口咬定,孟小凡收了他的錢,兩人達成了“交易”的協議,小凡百口莫辯,安君更是無能為力了。

  傷心欲絕走投無路的孟小凡忍痛吞藥自殺,意外卻被嚴寒救下,在他的“分析”下,孟小凡認為鐵宏是安露安排陷害自己的!這是一場有預謀、有設計的,因此孟小凡對安露產生了仇恨。

  丁邵峰詢問安君綁架案調查的如何,安君一籌莫展稱毫無頭緒。丁邵峰一人借酒消愁,安君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回家勸姐姐原諒姐夫,可安露卻是“哀莫大于心死”,傷痛是難以愈合。

[page]

  第十六集

  通情達理的安母找到丁邵峰,意味深長的勸丁邵峰珍惜家人十年來的感情,千萬從婚迷中理智對待,一定不要放棄。老人一番心里話讓丁邵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和慚愧。

  小凡約丁邵峰晚上見面,有事要說,他如約而來,可兩人坐在一起卻不知從何說起,就在此時,安露打電話約孟小凡見面,告訴她,自己已經與丁邵峰提出離婚,希望她能善待丁邵峰。更重要的是,從此不要再傷害他們的女兒丁艼。

  因為鐵宏的事,小凡也指責安露要“適可而止”。不明其中緣由的安露大感意外。

  丁邵峰主持節目時候接二連三的接到神秘電話和恐嚇信息,苦悶的丁邵峰想起安母的聲聲勸告,另一邊,在寒冬幽暗的密室里,則是嚴寒歇斯底里的狂笑和打進《心路》節目熱線騷擾電話。

  安露將離婚協議書交給丁邵峰,態度堅決等他簽字離婚。

  孟小凡來找丁邵峰,丁邵峰表示自己不會和安露離婚,更不會離開現在這個家,小凡最終痛苦的離開了。

[page]

  第十七集

  丁邵峰找到安露,當著嚴寒的面,把撕碎的離婚協議擺在桌面上,表示不想離婚的決心。

  丁艼問安露“是不是不要爸爸了”,安露語塞,不知如何回答。安君告訴姐姐鐵宏的事情,安露很是意外,陷入沉思。

  當孟小凡與丁邵峰分開后,她感到身體不適,被嚴寒看出端倪,他勸小凡去醫院檢查,結果證實是懷孕了。小凡出入“婦科”時,正好被安露看到,得知孟小凡懷孕后,安露勸她把孩子打掉,孟小凡一口回絕,氣憤地告訴安露一定要把孩子生下來,還反問她鐵宏的事情,安露有口難言。

  萬般無奈的安露只好求助安君,安君約小凡見面,直言丁邵峰對安露的感情是真的,他不會因為這個孩子重新回到小凡身邊。

  心灰意冷的小凡最終決定離開新州,只身一人到南方把孩子生下來。通過《心路》的熱線電話,小凡向丁邵峰最后告別,不明緣由的丁邵峰借助電波祝福她一路走好。

[page]

  第十八集

  孟小凡與弟弟孟馳含淚告別后,小凡把自己的打算和行程告訴嚴寒,并留下一筆錢,將小馳托付給他。嚴寒則“無意”間將此事透露給了安露,安露驚慌失措,把消息告訴給丁邵峰。

  丁邵峰得知孟小凡懷孕并且正要離開新州去南方生孩子,驚慌的丁邵峰急忙打電話,直言忠告小凡留下來,孟小凡嚴辭拒絕,一定要生下這個孩子。心有愧疚的丁邵峰痛苦不已。

  可就在去火車站的路上,小凡突然被一輛車撞倒,倒地的一瞬間,她看到肇事的車與丁邵峰的一模一樣。孟小凡雖然受傷,可是孩子奇跡般的保住了!

  孟馳得知姐姐出事,趕到小凡床前,姐弟倆抱在一起痛哭,嚴寒則也貌似關心的詢問小凡事情經過,在一旁煽風點火。

  安君向丁邵峰詢問小凡出車禍的事,丁邵峰一臉茫然。這又是一個圈套,可真兇是誰,仍然沒有線索。

  孟小凡一直以為是丁邵峰開車撞自己,出院后大鬧電臺,丁邵峰卻是有口難辯,他也深感危險將要來臨了。

[page]

  第十九集

  內心深受傷害的孟小凡在悲痛欲絕之時遇見有備而來的律師趙明,趙明對這樁和名人打官司的案件很感興趣,他苦勸孟小凡一定要起訴丁邵峰,洗刷自己的恥辱,而且一定會贏!嚴寒更是挑唆小凡不能手軟,要讓丁邵峰這個“殺人犯”身敗名裂。

  這突如其來的一系列變故,讓電臺的《心路》節目遭受極壞影響,丁邵峰被迫“休假”,在度假村,他再次收到恐嚇信,憤惱的丁邵峰回到電臺,卻又遇到孟小凡來電臺鬧事。

  經過努力,安君終于找到當時的監控錄像,幫丁邵峰洗清誤會,小凡為錯怪丁邵峰深感愧疚,放棄了告丁邵峰的念頭。

  嚴寒終于有機會和安露共進燭光晚餐,借用蠟燭,他提醒安露珍惜“眼前人”,忘記丁邵峰。可安露仍然牽掛著丁邵峰,來到小屋為他做飯,囑咐丁邵峰善待自己,看著桌上安露做的飯菜,丁邵峰心里百感交集。

  丁艼在丁邵峰的節目中打來電話,為爸爸唱歌,聽著女兒的歌聲,丁邵峰的淚水再也忍不住了,這次的出軌讓丁邵峰在“婚迷不醒’中償到悲歡離合的痛苦。

[page]

  第二十集

  他為了女兒,丁邵峰來找安露,正好看到嚴寒獻殷勤,兩人再起爭執,丁邵峰求安露再給自己一個機會。但是,另一個的陰謀己經上演了。

  一個晚上安露和小凡同時被綁架,綁匪只給丁邵峰救一個人的機會。其實這是鐵宏他們設下的另一個圈套。鐵宏和小凡打賭,如果丁邵峰選擇救她,他就放過小凡不再打擾她的生活。可最終趕來救小凡的卻是安君,而丁邵峰沖到家救安露時,卻看到驚魂未定的安露被嚴寒攬在懷里。

  安君詢問小凡發生了什么,孟小凡卻三緘其口,安君感到此事必有隱情。

  丁邵峰的選擇深深傷害了孟小凡, 樂隊好友周鵬和王宇計劃為她出這口惡氣,突撞電臺《心路》節目的記者招待會,兩人大罵丁邵峰是“衣冠禽獸”,現場記者一時間輿論嘩然,波瀾再起。

  灰心喪氣的丁邵峰獨自借酒澆愁,一直陪伴他的同事張帆來安慰他,兩人對坐談心,被鐵宏的手下偷拍了下來。丁艼哭鬧著要見爸爸,安露只好帶女兒去找丁邵峰,在路上卻收到丁邵峰與張帆的約會照片。

[page]

  第二十一集

  情感矛盾終于爆發了,丁邵峰正式被電臺停職。走出電臺的他發現自己的汽車被貼滿了諸如“偽君子”、“無恥小人”之類的污辱性報紙帖蓋整車,禍不單行網上也是(人肉搜索)整個網上全是丁邵峰的負面新聞,面對著社會的非議和冷眼,丁邵峰有苦難言。

  在最危機困難的時刻,還是妻子安露出現在他的身旁,主動提出讓丁邵峰帶女兒吃飯。身心疲憊的丁邵峰體會到片刻的溫馨,看著女兒的笑臉,他和安露兩人都留下淚來。

  安君讓護士李佳煜去嚴寒的辦公室查找線索,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佳煜找到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這讓安君眼前一亮。

  孟馳無意中發現寒冬給他的項鏈里面藏著一張照片。照片上是兩個小孩的合影,背面寫著“嚴冬、嚴寒”,孟馳猜到了什么。他半夜偷偷跑出醫院,來到了寒冬的咖啡廳。可就在他仔細尋找的時候,嚴寒闖了進來。危急時刻,丁邵峰趕到,創造機會幫孟馳逃了出去。

  已經無力繳納住院費的小凡來到典當鋪,將心愛的吉他賣了,可意想不到的是,更大的災難降臨了。

[page]

  第二十二集

  丁邵峰夫婦兩人分居使丁艼的性格越來越偏執,由于對爸爸的思念,丁艼偷偷跑出了幼兒園,就在她漫無目的四處尋找的時候,正好看見了孟小凡。激動的丁艼突然橫穿馬路,被汽車撞倒。

  孟小凡將丁艼送到醫院,得到消息的安君也火速趕來。就在這時候,孟馳突然發病被送去搶救。嚴寒“正巧”外出,臨仍盯班的安露負責了孟馳的搶救任務,可一切的急救措施都失效了。孟馳意外死了,死亡原因暫時不詳。

  另一邊急診室,經過手術搶救,丁艼雖然脫離危險,卻由于強烈的撞擊導致腦震蕩,陷入了昏迷,何時醒來尚不肯定。

  此時,在墓地,丁邵峰和祭拜寒冬的嚴寒不期而遇。丁邵峰警告嚴寒遠離自己的家人,嚴寒冷笑,揚長而去。

  孟小凡得知弟弟的死訊后崩潰了,但她得知是情敵安露給弟弟做的手術死的,她瘋一樣地沖向安露醫療室,歇斯底里地哭叫要讓情敵安露償命。

  嚴寒趕回醫院,表現出莫大的悲痛,在小凡眼前奉獻了一場精彩的“演出”。

  死亡事件未了時,丁邵峰與安露得知了丁艼被意外撞傷的消息,雙重打擊讓善良的安露陷入極度的悲痛之中。

[page]

  第二十三集

  丁邵峰質問小凡丁艼被撞的事情時,卻被告知弟弟孟馳的死與安露有直接關系,看到帶著仇恨甩手離去的小凡,丁邵峰一臉驚愕。

  憤怒的孟小凡要求醫院必需為孟馳進行尸檢,查明弟弟的真實死因。

  醫療室惡人嚴寒來到安露身邊,欲聊表同事之間的“關心”,正好被丁邵峰看見,日積月累的怒火終于爆發了,怒恨的丁邵峰打了嚴寒。

  迫于死者姐姐孟小凡強烈壓力,醫院召開醫療聽證會,沒想到各方調查證據都對安露不利。當晚,安露被醫院停職,接受公安部門調查,當時被警察扣押帶走。眼睜睜地看著妻子被警察帶走,丁邵峰心急如焚卻無能為力。

  被悲痛和惡人煽動沖昏頭腦的孟小凡則一心要將情敵安露“繩之以法”。她找到律師趙明商量對策。

  當這對夫妻倆無助時,還是弟弟安君則四處奔走尋找證據、追查真兇,為他們洗脫冤屈。

[page]

  第二十四集

  警察到醫院找嚴寒、孟小凡取證,錄完口供后,嚴寒送小凡回家,他抓住一切機會給小凡“分析”孟馳的死因和整個事件的前因后果,結果只有一個──這一切都是安露和丁邵峰造成的。

  孟小凡的恨越來越深!嚴寒趁機讓小凡告丁邵峰“強奸”。

  此時,在丁艼的病房,丁邵峰向李佳煜打聽嚴寒的來歷,佳煜直言她和安君也一直留心這個人。在李佳煜的幫助下,丁邵峰偷偷潛入嚴寒的辦公室,一無所獲,卻又被半夜回到醫院的嚴寒看在眼里。

  安露到了拘留期限,安露被保釋出來,得知女兒已經蘇醒,安露的眼淚奪框而出,心懷愧疚的丁邵峰將妻子摟入懷中,兩人彼此正在原諒時,憤怒的孟小凡氣沖沖出現在派出所門口,見到此景,她大鬧派出所,指著安露揚言一定要把安露繩之于法。

  怒火中燒的孟小凡讓這對夫妻深感痛苦,彷彿背后隱藏著巨大災難…

  嚴寒在院長的授意下對孟馳進行尸檢,他篡改尸檢報告,將“兇手”罪責全部嫁禍給了安露。

[page]

  第二十五集

  惡人鐵宏的手下黑七被抓,供出這些多起案件的幕后主謀正是鐵宏。

  “車禍”陷害證據,鐵宏一口咬定一切都是自己所為,與其他人無關!這讓嚴寒再次“逍遙法外”,安君不甘心,繼續四處調查嚴寒的真實身份和犯罪線索。

  丁艼病情一天天好轉,丁邵峰和安露夫妻倆稍稍松了口氣,患難見真情,兩人經歷了這一系列變故,破鏡重圓。近乎崩潰的孟小凡眼看著這一切,人變的越來越“瘋狂”、越來越“絕望”’。在律師趙明和嚴寒的挑唆下,孟小凡打定主意告定了丁邵峰“強奸”她,為此,甚至不惜與趙明聯手偽造供詞和證據。

  在女兒的病房,安露眼睜睜的看著丈夫被警察以“強奸罪”帶走,天真的女兒丁艼問媽媽什么是強奸罪,痛苦的安露無時無語…

  安君斥責小凡在冤枉好人,小凡含淚說為了弟弟,她認了。

[page]

  第二十六集

  公安局搜查了寒冬的密室,證據的確鑿,案情越來越明朗,終于證實一切的陰謀和事故都是為了給哥哥報仇的嚴寒一手策劃,真相大白!

  監察機關重新對“死者”進行尸檢報告也查明了,“死者”孟馳的真正死因與安露無關。可就在此時,惡人嚴寒卻瘋狂地綁架了剛剛康復的丁艼,他要丁邵峰一命還一命,天臺上,惡魔嚴寒把所有的事一系列罪行告訴了丁邵峰,這所有的一切就是為了給哥哥寒冬“報仇”,一切真相大白。

  剛剛看到這一幕的孟小凡因為情緒激動,在人群中重重摔倒,意外流產。

  天臺上,女兒丁艼被嚴寒劫持著,最后瘋狂惡魔嚴寒威逼丁邵峰跳下去,來換女兒的命!丁邵峰無所畏懼地決定用生命來換女兒,因為這一些悲痛和痛苦都是他所造成的,危亡之時警察趕到,丁邵峰和瘋狂惡人嚴寒從天臺墜落。

  這是一場圍繞著家庭、愛情、情感在各自感情世界里“婚迷不醒”,同時各自也付出了慘痛代價。

  孟小凡因為意外摔倒導致流產,最后傷痛地離開了,大難不死的丁邵峰在女兒的歌聲和家人的呵護中蘇醒,最后重新坐客電臺主持《心路》節目 。

  經過了一場“婚迷不醒”的悲歡離合,最終塵埃落定,新的生活又重新開始。

  一切都結束了,我們所有的人都不會阻止情感的發生,事實告誡我們作為一個成熟的人要做到“發乎情、止乎理”一定要吹熄那支不屋于自己的蠟燭,讓她擁有完整美麗的生命,去為別人燃燒…

  每一個人把你自己和你的愛人融在一起,在你們共同的愛情火焰里,終老一生。

精彩劇照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全过程